• <menu id="mgoie"><nav id="mgoie"></nav></menu><dd id="mgoie"></dd>
  • 首頁>> 新聞中心 >> 行業資訊

    今天我們怎么閱讀這位巨匠?

    發布時間:2021-11-12
    作者:
    來源:中國出版傳媒商報
    閱讀量:180

    11月11日,是俄國作家費奧多爾·米哈伊洛維奇·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誕辰日。200年前的這一天,他出生在莫斯科一個醫生家庭。在并不算長的59年生命中,他創作了包括長篇小說《罪與罰》《卡拉馬佐夫兄弟》《被侮辱與被損害的人》《白癡》《群魔》,以及中篇小說《地下室手記》《白夜》等杰作,成為世界文學史上的一座高峰。

    他的作品曾影響了世界各國眾多寫作者,其中不乏大作家甚至是諾獎得主。土耳其作家帕穆克曾表示,“我認為,《群魔》是世界最偉大的小說。20歲時,我第一次讀到這本小說。我被驚呆了,震撼了,嚇住了,同時,也深深地信服了。沒有一部小說對我的影響如此深刻,沒有一個故事讓我如此深入地了解到人類的靈魂——人對權力的欲望,人的寬容能力,人的自欺與欺人能力,人對信仰的愛、恨與渴求,人對神圣與世俗的沉溺?!敝袊骷矣嗳A同樣不止一次提及自己年少時閱讀陀氏的震撼,“第一次讀《罪與罰》,20歲的我被炸得暈頭轉向?!边@樣的例子不勝枚舉。有評論說,托爾斯泰代表了俄羅斯文學的廣度,陀思妥耶夫斯基則代表了俄羅斯文學的深度。在群星燦爛的俄國文學史上,能得到如此高的評價,可見其作品影響之深遠。在陀斯妥耶夫斯基誕辰200周年之際,國內眾多出版機構紛紛推出關于陀氏的新書,相關研究專家和作家也發表了不少觀點。我們選取其中一部分,以饗讀者。

    曹文軒:他還是一個哲學家

    作家曹文軒是在上了大學之后,才開始接觸到陀思妥耶夫斯基。在人民文學出版社舉辦的紀念陀思妥耶夫斯基誕辰200周年暨“陀思妥耶夫斯基中篇心理小說經典”首發式上,他從幾個方面談了自己理解的陀思妥耶夫斯基。

    曹文軒表示,弗洛伊德曾經寫過一本關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書。其中提到,茨威格對陀思妥耶夫斯基非常崇拜,評價很高,但是弗洛伊德認為茨威格沒有資格研究陀思妥耶夫斯基。因為他覺得,研究陀思妥耶夫斯基秘密的只可能是醫生,而不可能是藝術家。他斷言陀氏的病不是癲癇,而是一種歇斯底里癥。這個病既決定陀思妥耶夫斯基本人的內心痛苦,也決定他筆下所有人物的內心痛苦。他幾乎每一篇作品都是懺悔錄式的。

    曹文軒還聯系陀氏坎坷的一生說,有如此經歷的人,指望他能有單純的人格和平靜如水的脾氣大概是很難的。這種遭遇的人,注定一生在心靈風暴中與飛砂走石搏擊,最終或者是沉淪,或者是帶著遍體鱗傷完成靈魂的超越,成為具有無窮魅力的一個偉人。

    此前很多研究認為,陀思妥耶夫斯基被認為是現代主義文學的鼻祖。曹文軒對此表示認同。他覺得,陀氏的作品與托爾斯泰、屠格涅夫等人的作品差異不大。曹文軒認為很重要的一個差異就是,托爾斯泰、狄更斯、果戈理這些人,一般將文字交給正常,而陀思妥耶夫斯基幾乎全部的文字都是傾斜在異常之上,無論是《地下室手記》,還是《窮人》,《白癡》更不用說,都是這樣。曹文軒所理解的現代主義,最本質的特征就是它發現了存在的暗處、背面、側面,它發現了一望無際的新的主題領域。這些主題在托爾斯泰、契訶夫的筆下都沒有出現過?,F代主義文學的貢獻就是它說服之前的文學,有著廣闊的時空,處于異常狀態的經驗領域和精神世界。陀思妥耶夫斯基筆下很少有正常人。托爾斯泰筆下的人基本是正常的,安德列公爵,包括安娜·卡列尼娜,這些人都是正常的??墒窃谕铀纪滓蛩够P下很少有正常人,瘋狂的卡拉馬佐夫身上顯出病態的不可思議的力量。所以我們對陀思妥耶夫斯基筆下的人物,有一個總稱叫“荒唐人”。這些人物都跳躍出正常的生活軌道,而在喘息中行走,高談闊論,或者做出令人吃驚的舉動,木訥、神經質、癲狂、冷漠、夸夸其談,要么就是聰明的傻瓜,要么就是滑稽的哲人,要么就是兇殘的善良人,要么就是善良的兇殘者。他的作品在智慧與愚蠢之間,罪惡與人道之間,天使與魔鬼之間,來來回回,讓我們無法理解。

   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特點就是其中的哲學性。曹文軒提到,其作品中哲學與文學的聯姻也給自己很深印象?!八ㄟ^人物之口,在詩化表述他的哲學思索——那就是一個人一旦進入超意識的狀態,世界將會在他心目中顯示出溫馨而優美的善意。他的小說中,我們可以經??吹竭@些看上去非常平常,但藏有深刻哲學動機的句子和對話?!?/p>

    談到陀思妥耶夫斯基與列夫·托爾斯泰作品的區別,曹文軒認為,托爾斯泰的作品為社會學解釋提供無與倫比的文本,而陀氏的作品除含有大量的社會學命題之外,還含有大量的心理和哲學命題,這就是他為什么被弗洛伊德和尼采注意的一個緣故,他就是一個哲學家。其作品粉碎了“文學中沒有哲學”“文學與哲學無關”的說法。

    劉文飛:當下為什么閱讀陀思妥耶夫斯基

    長期研究俄語文學的首都師范大學教授劉文飛,日前在《陀思妥耶夫斯基傳》的一場活動上,回答了當下為什么要讀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問題。

    劉文飛認為,中國人讀陀思妥耶夫斯基,可能有以下幾個方面意義。第一,俄國是我們領土最大的鄰國,要了解俄國,了解俄國的文化、文學,了解俄國人的思維方式,了解他們的民族性,閱讀陀思妥耶夫斯基可能是一個捷徑,甚至比你讀一部完整的俄國文化史還來得更貼切。我們要了解俄國和俄國人,在俄國眾多作家中,讀一讀陀思妥耶夫斯基,再讀一讀托爾斯泰,大致就知道俄國人是什么樣的人了。

    第二,在他那個時代的作家中,他可能是以文學方式介入人內心最深的人,所以讀一讀他的作品,不管是沉重還是痛苦,可能會更了解人的復雜性。

    就比如像“地下室人”面對世界的那種懷疑精神、否定精神,才有可能幫助你在某種意義上更完滿地實現自己的個性。

    第三,文學從19世紀到20世紀,現在又到21世紀,寫作、傳播、閱讀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?,F在的讀者,其實更多還是在閱讀古典主義的文學。中國的外國文學讀者,一般還是在閱讀19世紀的幾個大文學家。當然,20世紀的現代派也有人在讀,20世紀的拉美文學也有人讀。但是如果讓我們列出幾個大作家,俄國作家的話,我們可能還是會列陀思妥耶夫斯基。讀陀思妥耶夫斯基可能構成我們閱讀人中間的一個轉折和延續。小說寫作的現代性開端首先在陀思妥耶夫斯基那里。也就是說,故事本身不一定非常重要,而寫法有時很重要。而且也可以出現意識流,也可以出現對生活的懷疑。如果我們對現代派文學或者后現代文學,一下接受不了的話,可以回過頭來,回到古典主義、現實主義,回到陀思妥耶夫斯基找到源頭。一句話,文學的審美要想獲得某種進展,可以從陀思妥耶夫斯基讀起。我覺得這三個層面,可能是我們當下閱讀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理由。

    ●書摘

    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最后時刻

    第二天早上,病人的氣色明顯好轉。他可以正常交談,吃些簡單的東西,處理些工作上的事情,甚至還有精力接待訪客。傍晚,肺病專家科什拉科夫醫生來家里探視,對病人的狀況表示滿意,但囑咐病人要保持絕對安靜,不要多講話。安娜頭一天夜里和馮·布列采爾醫生一起守護病人,在床邊的椅子上坐了一夜,未曾入眠。于是,這天晚上她讓家人在丈夫床邊放了張床墊,因為太過疲憊,她躺下后不久便睡著了?!拔以缟?點左右醒來,看到我丈夫正朝我這邊望?!畤?,你感覺怎么樣,親愛的?’我向他俯下身去,問道?!阒?,安妮婭,我已經醒著躺了三四個鐘頭,我左思右想,到現在才清楚地意識到,我今天就要死了?!?/p>

    安娜聽到后吃了一驚,趕緊安慰他,但對方卻堅持說:“不,我知道,我今天一定會死的。點上蠟燭,安妮婭,把《福音書》拿給我!”這本《福音書》是30年前陀思妥耶夫斯基在西伯利亞服苦役時,十二月黨人的妻子送給他的。在四年苦役和后來旅居歐洲期間,包括在國內無數次搬家,他始終都把它帶在身邊。

    后來它總是放在我丈夫書桌上顯眼的地方,當他想到什么事、心存疑惑時,他就隨手翻開《福音書》,閱讀他首先看到的那一頁左側的文字。此刻,費奧多爾·米哈伊洛維奇也想按照《福音書》來檢查一下他的疑惑是否有根據,他親自翻開圣書,要我讀給他聽?!陡R魰反蜷_在《馬太福音》第三章第十四節上:“約翰想要攔住他,說,我當受你的洗,你反倒上我這里來嗎?耶穌回答說,你暫且許我,因為我們理當這樣盡諸般的義?!?/p>

    “你聽見沒有,——‘不要攔住我’,那就是說,我要死了?!蔽艺煞蛘f著,合上了書。

    1月28日星期三,病人最初感覺身體恢復了一些。他不顧醫生的囑咐,堅持要自己穿衣。當他彎下腰準備穿鞋時,突然又開始大口吐血,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晚上。雖然身體越來越虛弱,但他還是努力打起精神,叮囑安娜,如果他死了,要想辦法把《作家日記》雜志訂閱款退還給讀者。另外,他還向安娜口述了一封給伯爵夫人葉麗薩維塔·海登的信,他在信中以醫生診斷書的口吻向伯爵夫人匯報了自己的病情,說病人目前意識清醒,但如果“血管再次破裂”,他多半就會死掉(1881年1月28日)。這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寫下的最后一封信。

    晚上6點鐘左右,他把孩子們叫到了跟前。他又讓安娜打開了《福音書》,這次,安娜給他念了浪子回頭的比喻。奄奄一息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為孩子們祈福,然后將《圣經》送給了兒子費佳。又一次吐血后,病人失去了意識。晚上8點鐘左右,神父為他做了臨終禱告。8點30分,死神降臨了?!赌箍菩侣剤蟆吩趫蟮乐袑懙?,隨著臨終禱告的結束,陀思妥耶夫斯基咽下了最后一口氣。這篇報道的作者名叫波利斯拉夫·馬爾克耶維奇(BoleslawMarkjewitsch),他的文風矯情做作,總愛用一些夸張的表述來博人眼球,比如說“伯爵夫人臉上頓失血色”等。(注:本文節選自《陀思妥耶夫斯基傳》第六章)

    牛彩彩票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